秀家米饭

【翔潤】2015年粉紅合集視頻

最喜欢这种了,满屏幕的甜腻

櫻松上的米蟲:

=====戳我跳轉B站=====




感謝各大字幕組!感謝各大字幕組!感謝各大字幕組!(如有不妥,告知換源。本人懶並不想做字幕,沒字幕的我也不管了,任性




感覺這個合集做了好久(? 主要下檔花的時間很長,然後找粉紅并截取也花了不少時間,視頻本身其實沒啥技術含量╮(╯▽╰)╭




本人有點強迫症,把糖全部分類剪輯了大家看的時候可以注意一下~


依次是現場,CM,一起玩梗+雜七雜八,提到對方系列(包括其他人提到ww),xgg吃醋(?系列,擊掌+親密接觸,各種同步,xgg被逗笑系列,各種暗戳戳細節,右上角無路賽的翔君XDD,VS嵐一起踢球4次一起爬墻2次,2.5星,夏威夷紀錄片,數碼控MAKING。




做完合集,想說VS嵐的剪刀手真的可以去死了(手動再見 擊掌全部剪光光,就留下幾個個。。還有來年可以求個一起玩小車和保齡球嘛,15年一個都沒有哎TvT




還有交嵐,只要是This is MJ右上角是xgg的都想剪進去哎XDD 剪了一些比較煩的www




兩個控的特典都有大糖,大家應該都看過很多遍了,我就沒分類整坨都放結尾啦~靠頭頭,明知故問,“我的眼裡只有松潤”,還有MAKING里各種暗戳戳什麼的XDD




關於BGM,用了《單車戀人》是不是有點暴露年齡ww 一直都很喜歡這首好甜好甜XDD 放了唯一的一首國語歌。然後值得提一下的是我放了Dreams Come True的《うれしい!たのしい!大好き!》哦n(*≧▽≦*)n 這首歌是翔潤兩人推薦給大家的love song哦~兩個人都很喜歡這首歌呢ww 然後本人也是LLer,私心放了一首LL的歌,不過主要是很甜啦><




要是有人問BGM,這是歌單↓↓↓


1.恋のコード-CHICO with HoneyWorks


2.Sweet&Sweet Cherry-堀江由衣


3.世界は恋に落ちる-CHICO with HoneyWorks


4.Love Forever-加藤ミリヤ


5.永遠フレンズ-Printemps from μ's


6.單車戀人-後弦


7.うれしい!たのしい!大好き!-Dreams Come True


8.What If-Colbie Caillat


9.Fallin For You-Colbie Caillat


10.Gotta Have You-The Weepies


11.好きだから哼唱版




以上,是一些關於製作這個視頻的碎碎唸ww


祝大家食用愉快啦!

[相二]和相叶雅纪在一起的每一天

这种日常感太棒

小秘密:



相叶雅纪被二宫和也逼着学钢琴。

“你手指长得那么好看,不会弹钢琴可惜了。”当时二宫一脸郑重地捧着相叶的手,仿佛相叶雅纪这入门级的钢琴水平白瞎了他这双手似的

然而一周后二宫就变卦了,他一脚踩上相叶家崭新的琴凳,吓得相叶一连弹了好几个刺耳的高音。相叶胆子小,经不起二宫时不时的一惊一乍

“不学这个了,”二宫挪开面前搁着的曲谱,“学小提琴吧。”

“我们乐队需要转型,我想让它变得高雅一点,”二宫解释道,“小提琴适合你。”

相叶没有任何意见,他看着二宫整个人半挂在自己身上,一双汉堡手四下摸索着兜里的钱包,熟门熟路地翻出一张信用卡冲他笑的特别可爱:“晚上出门去买?”

相叶喜欢看身边人高兴的模样,尤其是二宫和也。他也跟着抿嘴笑:“好。”

不同于大屏幕上的活跃,相叶私下里话不多,甚至可以说是安静。两人相处时,大多时候都是二宫捧着游戏机靠着相叶的肩膀说东说西。

二宫分外嚣张地抽走了钱夹里的大钞,悉数塞入自己口袋。相叶无声的纵容让二宫心里更是得意,连下巴上的痣也变的趾高气昂了起来:“这是我陪你买小提琴的小费。”

相叶没控制住表情,一不留神咧开了嘴露出白晃晃的门牙。

刚交往的时候,相叶倒是很有兴趣讲讲自己番组上的事,比如今天不小心被袋鼠踹了肚子,或是今天被热情的胖达扑倒了,末了还会加上很痴汉的感慨“看在它们那么可爱的份上就原谅它们啦。”但二宫听了之后总是和他生闷气,几次下来相叶也渐渐闭口不谈这些,尽量挑些开心的事说。

他们平日各自工作太忙,私下一个月也见不了几次。相叶揉揉还挂在自己身上的毛茸茸脑袋,既然在节目上总是做逗人发笑的事,那么在家里他也愿意继续扮演这个角色。虽然二宫并不是每次都领情。

“蛀牙还疼吗。”相叶就听到二宫在耳边幽幽地说了句。平调,没有起伏

“疼。”相叶连忙闭上嘴巴

二宫抽烟太厉害,再加上生活不规律,身体有点小毛病。他自诩干大事的男人,平时不会主动去在意这些小病小灾,倒是相叶看的心疼,有事没事总会给二宫发消息叮嘱他按时吃饭少抽烟少喝酒。

“知道了知道了,相叶氏你现在和翔妈妈一样唠叨。”——得到的却是这样的回复

终于二宫病倒了,因病住院的消息一出,好多萝莉饭都哭红了双眼。相叶作为二宫和也全国后援会千叶分会会长,义不容辞第一个对还在病床上挂点滴的二宫进行批评:“我心疼。”

病床上的二宫和也没有一丝精神气,病怏怏地任他动作,哑了火的小嗓子半天才抠出一个有气无力的词:“对不起。”

相叶雅纪揉着二宫挂点滴而冰凉的手,他是真的心疼,不骗人。

二宫出院后收到来自相叶的慰问礼,一份巨大的包裹,里面装满了戒烟糖。相叶计划得好好的,他陪二宫一起戒烟,这样二宫又能有个监督也不会觉得孤单难熬。

他原本计划得好好的,可惜低估了戒烟糖的魅力。

倒吸一口凉气,牙疼。喝水,牙疼。刷牙,牙疼。

接吻,牙还是疼。

他早就想去拔牙了,但正赶上新专辑宣传的日子,团里五人忙的恨不能学会影分身去应付一天N场的通告,他自然没好意思为了拔牙请假。

蛀牙没两天,二宫就发现了。那天晚上照例热烈的夜生活过后,二宫搂着他汗津津的脖子,嘴唇蹭着他的耳尖。火热情事的余温尚未退去,相叶身上的火又被点起来,他有心再来一发,就差二宫开口说几句应景的甜言蜜语。

二宫的确开口了,可惜很煞风景:“相叶氏,你是不是牙疼?”

当时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过分心虚的相叶并没有出声回答,而是翻身把二宫压在身下,特别有男子气概地堵住可能到来的质疑。他一点也不想承认,不仅没有帮助二宫戒烟,自己还得了蛀牙。“这么损人不利己的招也只有相叶氏才能想得出来。”二宫趁着换气的空档,还是发表了意见。

蛀牙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只会愈演愈烈。

“诶,你摸摸,”汉堡手搭上相叶的侧脸,“你摸摸,肿了。”

相叶半信半疑地一摸,嗷呜一声捂住了半边脸。下手重了,好疼。

二宫痛心地拍掉相叶的爪子:“你看你,下手没轻没重的。好好的脸都被你摸坏了。”

相叶委屈:“疼。”

“不哭不哭,”这个撒娇让二宫很是受用,把比自己高了大半头的相叶揽入怀中,“晚上顺便把牙拔了。”

“再安颗假牙,纯金的。”


小提琴买回来了,牙也拔掉了。

二宫两手空空走的却比相叶慢,挪着小碎步嘴巴不停地抱怨:“现在医疗水平真落后,居然要三个月以后才能镶牙,真落后。”

相叶一侧牙咬着棉花不敢吐出来,含含糊糊地安慰道:“没事...”

“那三个月后再去,也不知道那个时候有没有空,”由于戴着口罩的缘故,鼻梁上的眼镜说话间满是水雾,“诶呀看不见了,まくん...”

相叶朝后面伸出胳膊肘,二宫双手立刻攀了上来,吸吸鼻子继续把话说完:“你可不要背着我偷偷去。”

相叶没说话,讲真,他一点也不希望自己一口大白牙里面混颗金的。看起来特俗,像八十年代的暴发户。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有些失败,刚谈恋爱时二宫就是这个样子的,品味时不时在高雅与俗气之间游走。相叶以身作则希望二宫能摒弃不大好的一面,但显然没有任何效果。

“你是不是不喜欢?”二宫察言观色的本事一向厉害,探究的目光透过厚镜片投了过来

相叶点点头,尽量想让这个动作看起来委婉一点:“有点。”

“那不要金牙了,”二宫顿了顿,冲他笑道,“种颗牙再镶钻,反正你这牙长在里面,也不怕被人打晕敲掉。”

“...”相叶很想说点什么反驳,但一对上二宫的眼睛大脑就一片空白,他几乎可以想象出藏在口罩之下的表情有多可爱。还是算了吧,金牙也好钻石牙也罢,正如二宫说的那样,横竖别人也看不到。

得到默认后二宫显得很高兴,挽着他那只空闲的胳膊,小声哼着歌。

相叶心想这算是完了,他居然觉得身边这个财迷暴发户的一面也可爱,特别可爱,世界第一可爱。

他记得五年前提出交往的还是二宫,两人暧昧十年,各自的初恋对象都嫁人生子了,他们却仍停留在对方做些示好举动都会回家脸红回味半天的小学生阶段。

最后是樱井翔实在看不下去,在乐屋当着其余三人的面和二宫低声促膝长谈十分钟,然后抬腿一踹二宫屁股,二宫圆润地摔进本能张开双手接住的相叶雅纪的怀中。

“相叶氏,我有事和你说。”

二宫的告白很简单粗暴,告白完了见他没反应,就抓着他的手啰啰嗦嗦地说了一大堆。相叶到现在还觉得那短短的几分钟像是在做梦,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多幸运啊。

多亏自己长得好看。

“我这也不好那也不好,脾气也坏...”

二十八岁的相叶心一动。反手握住二宫的手,用掌心蹭了蹭:“没事,我都喜欢。”

你这里不好那里也不好,性格别扭的要命,节目上演习惯了私下也开始变的财迷,口嫌体直教科书。

可是这些都没关系。

“你这样就好,我都喜欢。”

不管现在还是过去,相叶一直都是直球小能手。


二宫一向好人做到底,他给相叶请了个小提琴老师。一对一,上门教。事先打电话和老师叮嘱了很多,像是他怕生可能学的不快,希望老师耐心点不要过分严厉之类的。

老师怎么说也是培训界的金牌教师,国际上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一听便知道即将教的这个孩子肯定被家长惯坏了,不严厉不行。

以至于老师推开门,和笑的一脸褶子的相叶雅纪打了照面之后,也不过是云淡风轻地问了句:“孩子呢?”他不爱和人嚼八卦,但回家后还是要和女儿说不要再喜欢相叶雅纪了,他偷偷都生了小孩还是我学生。

“嗯?孩子?”相叶愣了一秒,随即反应过来,“没有孩子,是我要学小提琴。”

相叶十分配合,老师说什么就是什么,两个小时的教学相处的十分愉快。

“我能问个问题吗?”老师忍了两小时,终于还是没忍住。明明电话里联系人的声音和这个不一样,但声音很年轻,又不像是五六十岁的男人所以不会是这个国民爱豆的父亲。他越想越不对劲

“可以啊。”相叶揉揉耳朵,他被自己锯木头般的小提琴声折磨了足足两个小时,实在有些受不了。

“那个打电话联系我的人是你朋友吗?”

“对呀,是二宫和也。”

哦哦,原来是二宫和也。

轻易便得到答案的老师仍旧觉得哪里别扭,怎么想也想不出是哪里别扭。脑子里尽是相叶雅纪的锯木头声与二宫和也亲切的问候声在博弈

“嘎吱嘎吱嘎吱...”

“他比较害羞认生,您多担待点。有哪里不好的一定要给他指出来,但别太严厉,我怕他失去学习的热情。”


松本润电话打来的时候,相叶正苦着脸在拉G大调小步舞曲,这是老师上周布置的作业。忙碌一周好不容易得了空,忍着痛拒绝二宫联机打游戏的邀约,将房门关的严严实实练习小提琴。

旁观者二宫表示相叶进步很大,从开始单纯的锯木头到现在渐渐成了调,已经能够比较流畅地奏出简单的曲子了。这个老师挺好,二宫捂着耳朵想道,虽然贵但是没白请。

二宫赤着脚踩着相叶家厚实的地毯到处找手机。

“大衣兜里。”相叶偷空说了句

立即受到二宫的批评:“你又在开小差,好好练习,别分心。”

相叶懒得搭理二宫,想让他不分心就别一直露着两条腿在他面前晃啊!

二宫拿着相叶手机特别理直气壮:“J的,我要接。”

“好好好,你接。”相叶一走神,小提琴又发出了熟悉的锯木头声

松本润发誓,他一点也不意外接电话的是二宫,真的。“出来一起吃晚饭吗?翔君和利达都在。”

“利达请客。”想了想又补充一句,这样看起来更有诱惑力。

“好呀,”二宫没有丝毫犹豫,干脆地应着,然后冲相叶喊道,“晚上利达请客,你收拾收拾过会儿出门。”

“他学了三个月了怎么还拉成这副德性?”松本也听到话筒那头的锯木头声,皱眉以示嫌弃

“小提琴本来就难学,相叶氏已经学得很快了。”二宫连忙护短

尽管他说的是真话,但在松本耳朵里就觉着特虚伪:“随便啦,现在就可以换衣服了,我们还有十多分钟可以到你家门口了。”

“开车吗?走路我可不去。”

“开车。”松本觉得二宫有点烦,没好气地回道

“嗯,我在相叶氏的家,别走错了。”

“知道了。”二宫真的烦,他松本又不是傻。


私人牙医嘱咐相叶自己买好钻带过去。

“不要太大,不要太大,大的也是浪费。”牙医不断重复道,显然接手过许多拿钱不当钱的壕了。

相叶揉揉发红的鼻子,对裹成一个球的二宫笑道:“一起去买吗?”

“好啊。”二宫没有思索立即答道

过了几秒,又摇摇头:“还是算了。”

相叶以为他只是普通的发懒:“也给你买一个,今年刚好是我们五周年纪念,就当礼物了。”

这句话显然很有分量,二宫皱着眉头和不知名的力量对峙了一分钟,然后像是脱了力一般朝后一靠,扭头看车窗外的风景:“我不去。”

“为什么?”相叶奇道

“影响不好。”二宫脖子快扭成了九十度,含含糊糊地回答道

相叶觉得好笑,伸手摸摸对方毛绒绒的帽子:“我不在乎,最多不过是岚感情真好的报道,没什么的。”

“这次买的东西不一样,”二宫拍掉头顶的手,“我在乎。”

最终是相叶一个人去买了钻石,由二宫陪着镶了牙。

牙医技术好,很快就弄出一颗亮晶晶的大牙。

回家路上,相叶不住地舔那颗牙,觉得不真实。

“那本来就不是你的真牙。”二宫这下自在了很多,怀里抱着小枕头,掐着时机吐槽道


相叶有个棒球队,二宫有个乐队。

硬要将两者相比,二宫的乐队更不成规模,成员的流动性大的很。上个月樱井以莫名其妙的借口退了队之后,他的乐队只剩下两个人了。

二宫调试摄像机的位置,一边给相叶打气:“まくん不要紧张,拿出几个月练习的底气,让樱井翔看看我们的实力。”

相叶很想告诉二宫这个想法太不现实了,他三个月的实力自己还是知道的。

“让他后悔!”二宫又蹦出了句

相叶看到二宫龇牙咧嘴的小样默默在心里笑,还是不说了。

第二天樱井翔收到了那个视频文件。

“那是什么?”松本好奇地凑过来

“他们两个的合奏,ニノ说我看了会后悔的。”

“那快点开看看。”松本迫不及待地抢走樱井手里的鼠标,掌握了主导权

视频开头是二宫和也的一张大脸,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后,相叶雅纪的脸也出现了。然后两个人特别蠢地拿捏着姿势,一个弹钢琴,一个拉小提琴。

曲子就是松本之前听过的那个,G大调小步舞曲。

“我以为他们会弹Arashi的,”松本念叨着,“不过是有点难。”

“不错了。”樱井点头

的确不错了。没有锯木头的声音,一个初学者小提琴和一个熟手的钢琴声融合起来意外的和谐。

比较流畅,也好听。

视频的最后还是二宫和也那张大脸,指着相叶雅纪满脸得意地叽叽喳喳。

和相叶雅纪在一起的二宫和也,总是比其他时候都要元气得多。

“我们家相叶氏厉害吧?”

二宫和也的大脸把小小的屏幕挤得严严实实,挡不住的骄傲满满溢出了屏幕。










和相叶雅纪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天都喜欢他。